工业产油微藻中甘油三酯(TAG)分子结构的理性

甘油三酯(TAG)是地球上能量载荷最高、结构最多元的生物大分子之一,因此它们是地球上动物、植物和人体中能量与碳源的存储载体与通用货币,也是生物柴油的重要来源。每个TAG分子由一个甘油分子和其上搭载的三个脂肪酸(FA)分子构成,后者的饱和度与碳链长度等特征,决定了TAG分子的营养功效、燃油特性与经济价值。是否能够“定制化设计”TAG上这三个FA的组成,来服务于精准健康与特种生物燃料合成呢?中国科学院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单细胞中心证明,自然界中存在对于二十碳五烯酸(EPA)、亚油酸(LA)等多不饱和脂肪酸分子(PUFAs)具有选择性的II型二酰甘油酰基转移酶(DGAT2),并基于此示范了TAG之PUFA组成“定制化”的工业微藻细胞工厂。这一发现为利用合成生物学手段,生产自然界不存在或稀有的、具有特殊燃料特性或营养功效的“特种TAG”打开了大门。这一成果在线发表于Molecular Plant。


微拟球藻(Nannochloropsis spp.)是一种能够将阳光、海水和二氧化碳直接转化为TAG的工业产油微藻,在世界各地作为一种燃料细胞工厂和高值饵料藻规模培养。其藻油中同时含有饱和脂肪酸(SFAs)、单不饱和脂肪酸(MUFAs)与PUFAs。如果MUFAs含量高,藻油较适合作为优质液体燃料,服务于能源市场;而如果PUFAs含量高,藻油则更适合作为人体保健品。单细胞中心前期在微拟球藻发现了三个DGAT2,分别对于SFAs、MUFAs和PUFAs这三大类FA具有一定的底物偏好性(Xin,et al,Mol Plant,2017)。但是,PUFAs中涵盖了数十种不同饱和度和链长的FA分子,其化学特性不同、营养功效各异,能否在单种PUFA分子的精度,实现TAG分子的理性设计呢?

工业产油微藻中甘油三酯(TAG)分子结构的理性设计

针对上述问题,青岛能源所单细胞中心辛一、申琛等人在微拟球藻中又发现了两个全新的DGAT2蛋白元件,它们均在叶绿体上参与了TAG组装,却分别对二十碳五烯酸(EPA)和亚油酸(LA)具有特异的底物偏好性。继而通过在微拟球藻中调节上述DGAT2的转录水平,实现了TAG分子上EPA和LA组成的理性控制(图1)。EPA和LA均属于“人体必需脂肪酸”,人体自身无法合成,必须从食物中获得。EPA对于治疗冠状动脉心脏病、高血压和炎症有效,而LA则能降低血液胆固醇,预防动脉粥样硬化。


因此,工业微藻TAG中EPA和LA组成可控性的证明,为大规模、低成本合成自然界中稀少或不存在、却具特殊药物功效或燃料特性的TAG分子奠定了基础。同时,这种通过利用油脂组装元件之间不同的底物选择性,来理性设计TAG分子结构的方法,为基于工业微藻乃至动植物底盘来规模生产“精准燃料”和“精准营养”提供了崭新思路。


该项目由青岛能源所单细胞中心研究员徐健主持,与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胡强、韩丹翔等合作完成,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和青岛能源所“一三五”项目的支持。

上一篇:怎样选择儿童牙膏?儿童牙膏含氟化钠好吗?
下一篇:非平衡态动力学方法在探测体系拓扑方面的优越
编辑:网络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